手麻木了
费力
无法飞快地按鼠标键
一直对着电脑说话
才发现语音输入原来如此傻

腿上捆着不属于我身体的硬邦邦的东西
已经单脚跳了快一周了
虽然努力请命希望往外头透透气
但是父亲大人与母亲大人坚持把我禁锢在这个五米乘十米的空间里

手机异常的宁静
台北的同学还在跟高三课业努力奋斗着
北京的同学哪有余力打国际长途
不想开MSN
不能打字又无法语聊
些许孤独

继续沉浸于作业之海去
阿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