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一切都从4月开始。也许就是六年这种半冲对我来说影响也不小?!反正时常对周遭的事情感到钝了、厌了。包括我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我可以留到毕业的枫雪……世事本来就是变化的,要怪只能怪人总在心理想道、想相信……虚拟世界那个不认识的他们,的确是不与物质挂钩的……其实早就领悟,但是不想相信而逃避而已。总在事情发生后、总在无法挽回后……多么多么不了解我的那些人,马后炮对在下小犬是多余的。古人说亡羊补牢,只是用来慰藉那些容易倒下的弱者而已……
亲说抛弃比重建更要痛苦。在心有所在的时候是事实。心冷矣、俱往矣……

04.11~06.04月,我堕落的也够久了。现在断了,只为不要以后后悔。

只是想回归一阵子……一年半前。那样安静的生活。一两个月足以。
听古刹晨钟,闻鸟语蝉鸣,浴荷塘清风,望东山曦彩,饮禅林香茗,尝佛门法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