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单 推荐下

book.gif

老实说我还没有看完啦= =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挺想推荐一下还没看过这本书的人看一下这本 名书=w=b

The World Is Flat – Friedman, Thomas L./ Wyman, Oliver (NRT)
世界是平的 – 雅言文化


虽然说我不是完全同意他的见解 这本书看到现在 我最喜欢的一章是 抹平世界的十大推土机 对于全球化3.0的由来与分析算是蛮透彻的 对于西方世界而言XD

对于一些说到中国与印度的崛起 虽然我对印度不是很了解 但毕竟是在大陆念了几年书也跑了不少地方也有不少认知 就像台湾与大陆的人互相得不了解到了解需要很长的时间 西方和东方要互相了解也还要很长的时间 这本书让我看到了我的优势 也警惕了我

觉得现在的台湾很不值 曾经的亚洲四小龙(East Asian Tigers) 不是永远的亚洲四小龙 我这个年纪算是最后一次教改前的最后一届 还知道所谓的亚洲四小龙是南韩 新加坡 香港 台湾 看看现在 南韩靠着游戏、电视剧狂卷世界经济 新加坡继续维持其高资生活 香港在归还中国后的一阵低迷后因为几个原因继续维持一大经济都市、东亚航空要角的特殊地位 台湾却停怠不前 科技面版、晶片虽然还维持着以往的优势 但这不是不可替代的东西 代工行为已经在全世界各个角落普遍进行 台湾的人力劳动需要支付的成本比很多地方都高 所以自然慢慢这些东西就会被代工掉 渐渐的失去优势 世界渐渐变平后 人才的流失出走会突然变得很严重
底层劳工赚不到钱 上层开发技术出走 留下的 还有什么?

但是打开电视报纸 没有人在关心世界变平了 没有人在关心全球化 小岛上的政治值多少钱? 失望的 出走的值多少钱? 这已经不是井底之蛙了也许井底之蛙看见了天空 但是在这里 看不见天空

曾经有朋友问我 毕业后 要在哪里工作? 我说 大概是大陆或者美国吧
我说 在大陆我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IT+台胞 在美国我是能走大陆市场的台湾人 在台湾我只是归国IT新手还是个外省人

很无奈 就是不能留在家

我不是想说台湾没救了 当一堆堆没去过大陆的学者专家在那里唉声叹气的说无法拼赢大陆的时候 却忽视了台湾劳力比大陆精 制度比大陆严 商业诚信比大陆好的几个优势 和李广比骑射 和潘安比美 再继续做一些我们没有优势的比较 就真的没有救了

从很小 我就想去大陆见见新世界 老爸以前是戏谑的说我 “哈 你不爱台湾~” 而且认为大陆很危险 18岁以后再说 但是世界改变了 有时候要感谢这个敏感的政治 让我享受了许多福利 让我争取了很多时间 我现在还是很推崇这条走法的 在台湾长大 在大陆求过学 去美国深造 然后 霸住一个不会那么容易被替代的位置 从那里开始努力爬 在台湾出生长大让我接触到东方与西方的各种观念 在大陆求学给我世界很大我随时会被追上的警惕 而且同时受到一种不同文化的冲击 美国终究是现在的领头 那是聚集精英的地方

现在有所谓金砖四国(BRICs) 巴西 俄罗斯 印度 中国 其中我有三个没有去过 所以我就想说说中国

中国现在被大家看好 也同时很努力的推出各种建设 正面的期许和展望也许要数清很困难 但是有几点致命的弱点 还是早点正视比较好 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也许只是个人观点 但是 写出来不为过吧

·软体赶不上硬体 我们看到了浩大的国际机场 内里外里整洁 规模庞大建筑宏伟 但是很滑稽的 坐飞机像是赶火车 时刻几乎没有准时到点不说 时刻表基本上也没有及时更新; 全国经济要点的上海 国际转国内班机还无法及时接上 这只是最普通从国外来的人能接触到的——机场 也能这么夸张

·不要自以为是,现在你还没有这么伟大 中国的确是以差不多接近 飞 的速度在迎头赶上其他先进国家 但是原先差的太远了 以为已经赶上的话还太过自大了 治安 人民素质 两点就是很严重的问题 不说现在一些大城市治安真得不好 如果说 连念完大学的知识分子 都还做一些诸如 随地吐痰 之类的动作的话 还是比其他国家要差的多

·志向不够远大,目标不够细 如果说我前面说台湾大部分人已经不能算是井底之蛙了 大陆许多人就还是井底之蛙 因为出国的几率小 因为一些莫名的民族精神(我时常想跟一些愤青说 民族精神不是这样用的- -) 还有大量屏蔽一些外界新闻 抹平的世界里 不了解别人 就无法超越别人 我说的志向不够远大 不是那些天马行空的志向 而是有一步步计划、近期目标、长期目标的志向 就算是我已经在还可以的大学里面 问同学 你们以后要做什么 十个里面有七个不知道 两个不想面对 什么叫做人生规划 它的重要性 在中国还没有深刻的感觉

倒是对于不少当地人都觉得政府或是人民应该改变的 我有点不以为意

不少知识分子看到了西方的好 所以也想要让中国民主化 我认为是相当不现实并且弊>益的 一个地大人多法制还不明确清楚地国家 政府因为民主化而失去威信一点好处没有 说不好听一点 现在政府实施的洗脑与一些强制政策对发展是有利的

举一个例子来说 我弟弟当时在唐山的时候 发生的一段对话 我觉得相当有意思
弟:你们这里实施的是什么主义啊?
A:是社会主义
弟:社会主义是什么主义
A:不知道什么主义 反正就是最厉害的那个主义啦

对社会不甚了解的小孩子 只知道社会主义“就是最厉害的那个主义啦” 这样的动作就可以叫做洗脑
世界上的洗脑通常就有两种 一种是宗教洗脑 一种是政治洗脑 既然它们都有这么广的普及率 我们就不应该忽视它们的存在 或是假装无视

很明显的现在中国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而是资本主义 但是政府不愿意承认 人民不愿意承认 倒是一个满有趣的现象 回到原来的论点 不管这个洗脑怎么达成的 在急速发展的时候 它是必要的 它可以强制的让社会变成一个新的样子 当它利用在正确的方面的时候 显然现在是这样子的 那些因为不民主 不滩在太阳下的弊案 比起因为它制造出来的先进景象 可以先忽略不计

总之又写了一大堆 当然只是自己的想法 不过我还是想推荐这本书 现在的世界 抹平的世界 让我很兴奋想要大展宏图 不知道有多少人从中得到了启发或是得到了警惕呢^^b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