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者為官?為官而貪?何解

且不論世界有多少國家 但是凡是有政府者 大多就有貪腐的情況發生 只能說是或多或少的問題了

就拿最近大陸對鄭筱萸一審死刑的案子來説吧(題外話:諷刺的是..我用微軟拼音打zhengxiaoyu直接就出來鄭筱萸了)

===================================
這只是一篇某犬的政論吐嘈 全屬個人意見
不小心就寫到1500字了= =
===================================


一個貪官 不止傷害了自己的聲譽 毀了自己的前途 還得到一封死神的邀請帖
但是在數落他的過之前 不妨也看看他的政績 鄭曾經說過 自己以前也因爲假藥導致差點死亡 所以對藥物的審查必須提高警惕 並且在他掌權的前期 也對監控藥品質量做出了很多的貢獻
但爲什麽這麽一個人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
這兩周的鳳凰一虎一席談的主題就是貪官是否該判死刑 其中不乏有假藥的受害者 也有對貪官深惡痛絕想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斬一雙者 但是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們是怎麽產生的?也許看到這個問題很多人便要嗤之以鼻 世界上那麽多國家都有貪官 何必還問他們怎麽產生的 不就是人之常情權利致人腐敗麽 其實其中還是有些許不同的
一種呢是權力籠罩於貪腐者手中 反對的勢力中沒有具足夠魄力與才略的人將其拉下來 而那些統治者就與同樣貪腐的親信共同創造腐敗的政府 而導致基層新加入的政客就多行爲不正
另一種呢就是國家權力不夠集中 或是國家範圍過大 在沒有足夠清廉的監督系統的情況下 養成了許多本來不是貪官的貪官
如果要從這兩個分類中各擧一個例子的話 我大可用現在的台灣政府和中國大陸政府舉例

之所以台灣現在的政局如此混亂 大可把許多罪過歸到阿扁的頭上
他是一個很傑出的煽動者 但不是一個好的政治家
我們可以從民進黨的歷史推測出來 說的不好聼一點 就是一幫山地流氓造反 朱乞子取天下
民進黨善於煽動群衆而不善于執政 而法律本來就無法完善的 很多地方還是要靠人爲的解釋
這就讓他有了機會 鑽空子搞腐敗 而很多社會階層比較低的民進黨員 基於方便利用政治漏洞貪污而進入政界 儘管他們不懂得如何執政 另外一方面國民黨那些還處在自己就是一黨制執政黨的心態 沒有想要爭贏得氣魄 所以對於監督執政黨這項職責 執行的可謂手軟腳軟 再説大部分的學生早就有此領悟 那不是什麽好地方 所以憂國憂民想要從政改制的人絕少
要解決這種狀況的確是沒什麽好辦法 這時候就需要一個會出來登高一呼的犧牲者
首先說說他需要具備的條件 一方面要懂得利用台灣衆多的媒體資源 也就是要會製造新聞 決不是像那誰誰選市長拿把關刀在街上說要斬貪腐 而是要臉皮厚到可以承受那麽多媒體的新聞考驗 還要巧妙的拖延時間和煽動群衆 最好他還是個南部人
那又爲什麽說犧牲者呢 因爲在前面條件達成的情況下 民進黨肯定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不管利用什麽手段 都會把他整下來 下場會怎麽樣 誰都很難預測
但是這就造就了一個局 叫做群龍無首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在錯用這個詞 群龍無首指的並不是大家失去了領導和方向
而是每個人都起到相當的作用 不需要首 這是出自易經的乾卦
很難説是不是一場暴亂或其他形式 但是要解決人心態根的東西有時候不下狠藥是不行的

而在大陸生活的這麽些年吧卻可以發現很不一樣的現象
儘管現在已經沒有太嚴重的 共產黨熱
但是真心想要入黨成爲政治社會新血的學生還是有許多
他們有學歷 愛學習 人品好 有抱負
也許他們之中有許多真的在未來可以加入政治的大氛圍 實現他們的理想與抱負
但是這些人卻有個絕大的死穴
也許是因爲傳統對道德的教養與現在上一輩還比較傳統的原因
很多的他們沒有見過大世面 也沒有”體驗”過許多經歷
所以他們的位置很不利 也許進入政府後因爲受不起誘惑而墮落 也許因爲被環境壓抑而失去原來的理想
而我說的 就是由不是貪官而轉變成貪官的那些
從現在的情況來説還是應該歸咎於制度問題 也就是監查機關的力度不足
對於現在一黨制的政治體系來説 要維持監查人員的簡單和乾淨 還是比較困難的
所以是否可以考慮在監查機關用一些小勢力的黨派 起到真正監督的作用呢
也許在一邊用重典的時候也可以回來想想 是否可以在處置這些已經犯錯的人的時候
順便救救那些以後可能犯錯的潛在貪官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