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罩正太的魔法戰鬥生活 – 魔法人力派遣公司

07103101.jpg

一個平凡的學生伊庭樹在突然被迫接收失蹤已久的父親所遺留下來的魔法公司的社長之職之後
帶領一幫奇人異士戰鬥並挖掘事件背後秘密的故事。

犬犬的書RANK(滿分5):3
屬於 看完必讀大作後建議閲讀 類


又是魔法!
也許很多人看到這個名字心理都要蹦出這句吧
在這個魔法題材的SF大行其道 但是這本也許是有這麽些不同XD

認識人要有第一印象,看書也會有第一印象
而這本書給人的第一印象大概是 畫風真萌!(老實說 插畫比封面萌) XD
嘛嘛 輕小説 所以繪師也是很重要的-w-
成宮アキホ老師的作品的確很容易給人好的第一印象吧(笑)

且不論插畫了 三田老師在序章中就成功地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元素 屬性 魔法需要這些東西 小説也需要這些東西-w-
而我看到的元素就是考據 屬性就是考據狂的作者XD
雖然如前面所說魔法題材到處都是 但是缺少考據派的也到處都是XD
而煉金與魔法其實是有很深歷史與豐富資料 神秘又有趣的東西 所以考據派的寫手算是其中的優品XD

另外 作者寫作的筆風很生動 也很愛用重復詞(強調?! XD)當然也因爲是台角川代理的 中文相當通順 讀起來很舒服>_< 所羅門的魔物 魔法的禁忌 父女的意志
可以用這幾個詞來概括第一卷的内容 主角在被迫當上魔法公司的社長後在曾失傳的居爾特魔法傳人的教導下 漸漸踏入“這個”世界 兩位女主角(可以這麽認爲吧目前XD)曾經是同學 現在卻在一項魔法工作中交手 居爾特魔法與所羅門的魔物 以及曾經犯下想將自身化爲魔法 觸犯禁忌的魔法師的故事
長篇作品的第一卷 理所當然的是概括整個世界觀 和 埋下一些伏線
不過也就在這第一卷中 賦予了魔法公司《阿斯特拉爾》社員強烈的個人人格-w-

社長 伊庭樹 普通的學生 正太 膽小而擁有一隻就算透過眼罩也可以清楚看見事物 甚至靈體的奇異眼睛 在第一卷末戰鬥時脫下眼罩性格大變 會變成沉默冷靜果斷的指揮者 所擁有奇異的妖精眼應該可以說是這部作品最大的伏線-w-

剛加入的居爾特女巫 穗波·高瀨·安布勒 似乎與樹認識 年紀輕輕但是魔法高強的天才 偶爾也會表現弱氣的一面

陰陽師 貓屋敷蓮 超級貓痴 總是一副輕鬆自在樣 其實我看到他的感覺真的很像法伊 然後不禁要想他是不是有什麽不爲人知的慘淡過去-w-b

巫女蘿莉 葛城美貫 “社長哥哥” “社長哥哥” “社長哥哥” “社長哥哥”…以上=_=

可以說《阿斯特拉爾》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因爲它包括了各種不同領域的“道” 而產生了無限的可能性 如果主角的環境是如其他魔法會社 比如安緹莉西亞的所羅門魔法系統 中都是同一個系統的話也許這個作品就會失色不少-w-

另外 魔法協會中“制裁魔法師的魔法師” 皮笑肉不笑(僞XD)影崎的目的也是很大一條伏線吧-w-

附帶的一提 我從看到第一卷介紹的時候就在想“其實阿樹的老爸才是最終boss”吧XD
所謂死不見屍在ACG界一直都是用來當作復活的伏筆不是麽=.= 希望不要如我預料般OTL

07103102.jpg

而第二卷的主題該是 煉金 羈絆 源書
說實在文中一開始就有提到新登場的幽靈少女黑羽成爲社員的經過 我還以爲是缺錄了 結果發現是因爲作者還有連載短篇 而短篇要放在第三卷短篇集一起出 所以有這個疑問是正常的吧XD

第二卷的boss是曾經跟隨主角父親的強大煉金術師尤戴克斯 還養著一隻很萌的紅髮LOLI拉碧絲 OTL(犯規啊!成宮老師OTL 當然其中也有提到不少煉金術的東西
07103103.jpg

而羈絆則是指所羅門公主殿下(笑)與樹他們之間的關係 煉金術士不顧一切追尋樹父親的那份執著 還有人工生命體loli對“哥哥”的心情

而源書則是伏筆的延續 “要知道更多關於妖精眼的話 就去研究源書吧” 最後煉金術士留給樹的意見 源書是魔法師窮極自己理解 對魔法做出的詮釋所寫的書 而樹的父親作爲研究妖精眼的專家 他的源書中必然有故事進行必要的“原料”XD

看完這本書後我的感覺是XD..除了人工生命體紅髮娘很萌外 其實個子碩大的煉金術大叔也挺萌的XD

還有 一般人會去特意看作者的後記嗎? 如果沒有看的習慣我建議也要看看三田的啊XD
可以說 真的蠻可愛的=w=b
截取一段好了 比如第二卷談到關於煉金術的流傳記載-w-

——在哲學之爐裡,放入地之鉛與太陽之國的第一物質。加熱到時刻已滿,藉由煉金術師自身之手把結晶化的東西加以轉變,配合經過適當切斷的水元素。
雖然這是段看起來很詭異的文章,但大家認為是什麼呢?
事實上,這是利用煉金術獨特的隱喻法,加上筆者隨性應用後寫成的「壽司」做法。
雖然魔法大都是如此,不過煉金術是一門格外大量使用隱喻與象徵的學問,完全不能將記載的內容囫圖吞棗(如果囫圃吞棗了,就會像某處的皇帝一樣,導致鉛中毒或汞中毒喔)。而且,十七世紀的煉金術是詐欺的代名詞,因此在各種方向上都變得十分難以理解。
如果請責編參加演出,把這種說話方式應用在現實生活裡的話,感覺就會像這樣。
責編:「截稿日快到了,原稿進行得如何呢?」
三田:「嗯~呃,天與地在爐裡熊熊燃燒!轉變已到達形成的階段!」(只有角色與點子已經決定好了。原稿才剛剛開始動筆啦!)
責編:「這、這是指……大概已經進入終章了嗎?」
三田:「哈哈哈,交給我吧。有如偉大秘法一般,轉變的終結經常出現在幻視之中啊!」(沒有神的幫忙是寫不完了!)
喔喔~看來很好用嘛?
應該說,我對這段對話的內容好像很有印象……不,這是錯覺。一定是的,嗯。是這樣沒錯吧,編輯大人?(不安地偷看一眼)
順便一提,樹被迫學習的魔法裡,有一半都像是在解讀這樣的文章。
這樣各位是否也明白,他為什麼會常常發出慘叫了呢?
而說出「咦?這很簡單吧?」的你,說不定具有煉金術師的資質喔!(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