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嘉年華 翻譯 a0003

比預想中的早到。
脫離觀光客的歷史建築,已經被劃為三等地了。
沒有裝飾的平凡小巷内,看不見霓虹燈光。
似乎連童話中的妖精都不願意在此駐足。

抵達目的地。
駕駛靜靜地把車停下。
公寓的一樓就像快要崩塌般,
污穢的臺階、顔色斑駁的郵箱,
燈光從模糊的玻璃透了出來。
「就這兒。」
短鳴了三聲喇叭。
看來是一種訊號。
「不知道在不在呢。」
「不過燈似乎是打開的。」
「那是保全。
最近挺危險的不是?」
男人不發一語的微笑著。
不懷好意的歪著嘴唇,讓駕駛感覺很差。

不在家也把電燈都打開。
如果事先説好,她也可以辯解自己沒有在家。
這條街就是怪物出現的地方。
儘管現在不是犯案的周期,
但在這種時期,對第一次上門的客人還是要有警戒心的。
如果藉口她不在家還可以得到更多錢,
雖然是些微的收入但也比沒有好。
駕駛心中暗自期待她不要出來。

不過——
他秘密的祈禱被無視了。
生銹的門被打開了。
出現的是一位熟識的娼婦,穿著退色的長睡衣。
「怎麽樣啊?」
「非常興隆。拜你所賜我似乎可以避免餓死。」
皮笑肉不笑的娼婦身上漂來一陣酒臭味。
舉止與平常一樣,不過似乎醉了。
「倒是你怎麽樣啊?
來玩的嗎?」
「拜你所賜得到今天的第一個客人。
我倒沒有那麽多空閒呢。」
「你總是這麽說呢。」
「事實嘛。」
「嘛,家裡有人在等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娼婦向坐在後座的客人打了招呼。
「呐,這邊請啊,客官。」
殘香在黑暗中散開。

「啊——
喂!你等等。」
下了車就無言追在娼婦身後的客人。
駕駛慌忙將半個身子伸出窗外拉住他的手。
「還沒付錢呢。
呃,至少得——」
——碩大的弦月。
銀色的刀刃在下巴邊反射著月光。
「至少、多少?」
「客人,這樣很難説呢……」
「多少?」
男人再次問道。
低掩的帽子下還是看不到他的眼睛。
只是,似乎非常高興的唇依舊歪斜著。
「算上介紹金的話,一共是4900芬奇——矣!」
在駕駛的脖子上,刀刃往深處押進了一點。
「——但,不如4000?」
「不管你走了幾次相同的路?」
「實際上,我是路痴。」
「你很想知道去那個世界的路在哪嗎?」
「饒了我吧~。
實際上這個車子是借來的,弄髒的話——」
駕駛的喉嚨上,刀刃押得更深了。
甚至產生冰冷感觸與某種溫暖物混合的錯覺。
「哈啊……」
把計價器重設了。
因爲在意那把刀所以輕輕的呼吸。
「第一次就算你700芬奇吧。
我不能再讓步了。」
「很好!
把它記著。」
「——哈啊?」
「回去還坐你的車。」

「喂,等等——」

「這混帳!
付錢啊!」
石道上回蕩著一聲怒吼。
駕駛的殺氣還沒有震蕩甚至一粒微塵,那客人的腳步聲就消失在門後了。
——就這樣在這裡等?
關上窗子把手放在操縱杆上。
像是爲了擺脫怒意般把收音機開得很大聲。
音樂充滿了整部車。
喉嚨差點就被切斷了。
發生了這種事沒有在這裡等他回去的道理。

仿佛要逃避從房間流瀉出來的嬌喘聲、
仿佛要發洩怒氣般,
他讓引擎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a000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