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嘉年華 翻譯 a0004

「嗯——
啊哈,等一下」
「呐,等一下嘛」
進了房間,娼妓從背後被男人抱住。
把黏在她胸前的男人推向一邊,她微笑著。

「這麽猴急啊」
「今天我有狼的感覺。」
「這是說,我是小紅帽?」
「挺適合你的。」
「我才不是那種小孩子呢。」
「也是。這位成熟的小紅帽在我來這裡前喝酒了?」
「你鼻子真好。」
「眼睛也不差的。」
男人的眼光望向床另一邊擺著的酒瓶。
那些酒被代替杯子的潮濕玻璃杯蓋著。

「哼呣。但嘴巴看不出來很大呢。」
「時機到了的時候説不定足夠吞下你這麽大的東西了。」
「如果你真是狼的話,不叫獵人可不行呢。」
「這種地方會有獵人?」
「如果有狼的話。」
「這可是幻想都市呢。」
男人把玻璃杯反手放在化妝臺上。
傾斜著酒瓶,灌入紅色的液體。
「狼只能在夢中出現,所以忘記獵人吧。」
「夢中也是很為難的呢。」
「你也在不安?」
把杯子舉起,男人將酒含入口中。
隨著客人的話,娼婦又恍如回到了平時。
「每天都會啊。不是你的錯。」
「你不害怕狼嗎?」
「如果沒有狼的話,熊也很可怕。」
「如果沒有熊呢?」
「也是……
説不定我會怕獵人大叔。」
「這是魔之黑森林,不管你在哪裡,恐怖都伴隨在側。」
「大概吧。」
「那麽至少現在把這些都忘掉。」
客人倒著酒,繼續帶著誘惑的眼神。
「停不下來的不安、令人厭煩的日常、所有一切。」
「嗯~聽起來不錯。
——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不能忘掉的事情喲。」
娼婦伸出她的食指。
「就轉一下,呐」
「轉一下?」
娼婦用表示一萬芬奇的食指,指向枕邊的鳥籠。
金色的發條發出鈍光。
銀色骨架中傾著小腦袋的翡翠色小鳥。
緊閉著的身體等待著可以活動的那時刻。
「那是個特別的音樂盒。
如果轉個十圈的話,可以維持一天。」
「喂喂,
聽這些童話也是交易的一部分嗎?」
「這條街並沒有什麽特別的。」
「也是。」
男人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
娼婦微笑著,纖細的手指轉著發條。
喀喀喀。
手指給音樂盒注入了生命。
慢慢地,仿佛要讓人焦躁般,她轉動著發條。
喀喀喀。
客人無法等待那微小的聲音刻在胸口。
口中注滿了紅酒,壓上了娼婦的身體。
奪去了嘴唇。
混合的芳香。
從唇邊流出些許赤紅液體。
就那樣隨著液體吸吮著香頸。
娼婦慢慢地吞下紅酒。
仿佛無法呼吸般喘息著,繼續轉著發條。
喀喀……喀。
發條開始反著轉,被囚的鳥兒發出歌唱。
音樂,開始了。

→a00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