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嘉年華 翻譯 a0005

「哼嗯~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
完全在調子外的歌。
那天的她也和平時一樣那麽精神呢。
「哼嗯~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
而駕駛也和平時一樣悶悶不樂狀。
信號燈也如表示不耐般顯示著紅色。
晌午行駛在貝爾蒙特大道上的計程車。
駕駛煩躁的踩下油門。

月光のカルネヴァーレ 月光嘉年華

那天與平常不同,她作爲客人搭乘。
也有拿到車費。
本來還打算就放任她這麽唱下去。
「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
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哼哼嗯~」
「……夠了吧安靜點。」
——但,人的溫柔還是有限度的。
那是從音調根部就腐爛的歌聲。
更糟的,是似乎沒有終點的迴圈。
而且因爲不知道開端和結尾在哪裡所以也不能判定是否是迴圈。
就算是駕駛也認輸了。
望向後視鏡。
她——
「啊嘞?
怎麽了嗎?」
「停止那個雜音吧。」
「雜音?
但是,我沒有聽見奇怪的聲音啊……」
「那異常的就是你的腦袋了。」
「沒有那種事。
我完全沒有問題的!」
「對此你倒是相當自喜嘛。」
「既然你聽到了,那雜音到底是什麽?」
「你的歌聲呐。」
「嘎!」
「……主人,還是那麽毒舌屬性呢。」
「別叫『主人』。」
「這是命令嗎?」
「我就說了。
我不是你的主人。」
「所以不是強制的。
是請求哦,別唱了。」
他的言語裡還是帶了強制的味道。
「我明白了。」
安娜用似乎一點都不明白的聲音回答道。

「……那,爲什麽今天要做計程車?」
安娜是吉耶馬諾工房的跑腿。
平常也會去送信件和包裹。
稍微去買點東西也是徒步或坐公車。
「因爲今天的音樂盒很重要。」
「鳥籠嗎?」
「是唱歌的鳥哦。
但沒有歌。」
「不能唱歌的唱歌的鳥?」
「取而代之的是音樂盒的聲音。」
「是委託的工作?」
「師傅不做這之外的工作的。」
「很賺嘛。
還特地用計程車送過去。」
「沒有的事。
這次的工作也是漏之、豆汁、透出――」
「透支」
「對,透支。
師傅沒什麽理財的概念!」
「既然這樣,就去住更適合的地方嘛。」
「不過還是問下,爲什麽特地坐計程車?」
「因爲我的請求。」
「你?」
「其實呢、就是——」
安娜眼中閃爍著光芒,抱住音樂盒。
「是我的處女作的說!」
安娜是工房的見習生。
儘管回家,每晚也會把從工房取得的廢品拿來反復操作。
「所以呢,希望好好的經由我的手送出去呢。」
「運氣真差呢。」
「運氣?」
「我對買主抱持同情了。」
「嗯——、啊——、呃……」

引擎聲響起。
足足幾秒的時間。
安娜沒把握的發問。

月光のカルネヴァーレ 月光嘉年華

「莫非我……被當成笨蛋了麽?」
「哦哦!被發現了啊」
「當然的說!」
安娜表示異議,挺起胸膛。
「衆所周知的。
把我當成笨蛋是不行的!」
「那種修理、休憩、休息——」
「修辭」
「對、修辭,是唬人的!」
「……那,能好好發聲嗎?
是你做出來的音樂盒吧?」
「啊、不、那個……
嗯、但……」
似乎明白自己是音痴的樣子。
安娜皺眉並小聲回答道。
「……不過,製造圓筒的,不是我。」
「嗯?什麽?」
「我說,我只是把鳥籠做出來了而已。」
「其他是可惡老頭子做的?」
「師傅才不是可惡老頭子呢!」
「哦,是哦」
駕駛敷衍的回答,然後環視周圍的景色。

貝爾蒙特是個古城。
稍微離開大道駕駛就變得很麻煩。
只是讓人迷失方向感的曲折小路、
越來越多的小路只能容納一輛車的寬度。
尋找僅在狹小天空露出的鐘樓。
但沒有找到,在街那頭聳立的塔。
暫時扭過頭去,本來這樣思考也不是他擅長的。
爲了排遣堆積的煩悶般,駕駛向安娜問道。

月光のカルネヴァーレ 月光嘉年華

「那麽、曲名是這麽?這曲子。」
「是DIVA。」
「歌姬(DIVA)?
沒聽説過。」
「是嗎?
不過客人說過是有名的歌呢。」
「説不定聽到旋律就會想出來了」
「那麽、再唱一次嗎?
哼~哼哼~哼哼嗯——」
「別唱了。
越唱越混亂。」
「嘎嘎—嗯!
怎麽這樣、好過分!」
「比起這個,撥音樂盒不就好了。」
「不行的說!」
「……嗯?
爲什麽不行?」
「這個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處女作!
不第一個讓客人聽到是不行的!」
「別那麽固執嘛。呐?」
「就算是主人的命令,只有這個是不會聽的!」
「就說了,不是主人。」
駕駛啞然道,踩住煞車。
緊急煞車。
坐在後面的安娜就這樣抱著商品,臉倒向前座。

「……真是的,請小心駕駛啊」
「先把自己的態度改了。」
「先不管這個,已經到了哦。」

→a0006

One Response to 月光嘉年華 翻譯 a0005

  1. Ryan 說道:

    請大大繼續翻譯拜託拜託拜託求妳啦!!

    超想看的!!

    這是真的(嚴肅)

    而且之前是叉燒包的圖又復活了,難道您又繼續翻譯了嗎?

    拜託拜託翻譯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