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

這篇四月就寫了部分 一直丟在草稿 現在把它拉出來寫完-w-

把 ZOO 和 平面犬 讀完了
乙一的東西真的很童話 不論是包含悲情與感動的白乙一還是殘酷黑暗的黑乙一
他的主角總是孩子 在這些短篇中帶有的黑暗toka 但同時給人與溫暖
所以說黑白乙一並不是兩個對立的面 而是一體兩面互相融合的感覺吧
雖然這麽說 但是果然我還是比較偏愛黑暗的故事帶給人的那種胸悶的感覺
所以先來説ZOO XD

ZOO

去過動物園之後,女友失蹤了
之後的日子 每天我都會在信箱中看到一張照片
那是 曾經是 女友的物體 雖然它漸漸的腐敗 不再是人類的樣子了……
一天天的經過 我把這些照片掃描到電腦裏 製作成電影
看著女友漸漸腐敗的樣子 我告訴自己 要揪出兇手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因爲兇手就是我自己……

雖然從開篇就很清楚的認爲 果然兇手就是主角吧 但是還是被這個寫法吸引到
兇手很清楚自己就是兇手 但又拼命自我掩飾不是兇手
到最後甚至都快要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兇手了
於是 一天天的上演著欺騙自己的戯碼 最後用照相機留下自己殺人的證據
但仍然不敢面對 於是把這個照片放進信箱 期望明天的自己有勇氣去面對
逃避 逃避 逃避 動物的本性就是逃避危險 人類的本性就是逃避自己
不能承認自己做錯的事 欺騙 欺騙 欺騙 然後就成真了
於是 騙自己很幸福的人到底是不是幸福著的呢……

小飾和洋子

有一個女孩 叫做小飾
長得和名叫洋子的我一樣 雙胞胎姐妹
幾秒前她的身體從高處飛了下來 摔在地上
我看到了和我一樣的臉……死亡了

我不喜歡小飾 我也不喜歡洋子
雖然她們兩個都沒有錯 也許
但是也表現出了一個家庭的病態
故事比較短 據説有拍成電影
其實小飾對洋子的態度我非常反感
所以結局的時候我甚至認爲 嗯 小飾死了還比較好……

七個房間

我和姐姐被帶到了一個四四方方的白色房間
什麽都沒有的房間 突出的只有房間的中央 流淌著污水的一個溝
這個溝從房間的一側流入 從另一側流出 而兩側的洞口只有我嬌小的身體可以穿過
我穿梭在直線排列的七個房間中
姐姐睿智的分析我們的情況
會被殺
上游的女人一個個被殺了
我們最終……

大大的推薦這篇 應該算是這本書裏面我最喜歡的一章
同時是這本書的推理短篇
快死之人的言行
充滿血色的電鋸分屍
姐姐最後的犧牲
GJ的故事

冰冷的森林裡的白色房屋
貌似很黑,但有點白;要說喜歡,其實看著不太舒服。

我是一個被養在馬廄的醜陋孩子,伯母非常討厭我。
每天我面對著馬廄中的石頭入睡,石頭的形狀各不相同,有些像人的臉、有些像人的胳膊、有些像人的腳後跟,還有像胸脯和脖子的。
我的工作就是處理馬糞。而伯母家兩個兒子經常來欺負我。
有一頭紅髮的女兒則不像她兒子般,偶爾會來陪我聊天。
幾年後,她到了遠方的寄宿學校念書,伯父也把田賣了。
於是我離開了那裡。
到了城市,人們用奇特的眼光看著我,因爲我的臉上有一個被馬踢凹的洞……
我害怕人類,於是走進了一個森林。
我需要建築自己的房子,於是我開始尋找人臉一樣的石頭。但是,找不到。
有一天一個青年經過了這裡,殺了他的我發現,他的臉,長得很像那塊石頭……
我找到了建築的材料。建構起了自己的白色房屋。
有一天,一個女孩出現在這裡。
她代替了撐住頭上男男女女屍體的弟弟,站在了房間的一角。
她的笑容漸漸消磨掉我一直以來的恐懼。但漸漸的,她臉色慘白的,融入了這片屍體。
我決定把女孩和男孩的屍體都送回去,於是我的小屋倒了。
很快的就來到了她們的家,正要離開的時候,曾經的紅髮女孩攔住了我。
望著裝有屍體的水果箱,讓我把它丟到肥料堆去。
我曾經看過的肥料堆依然在那裡。馬廄也和以前一樣。
我望著馬廄的牆壁,不知不覺睡着了……

Closet
推理小説。但確是篇看開頭基本就知道結局的推理小説……

上帝的咒語
我認爲這本最讚的短篇。原因不外乎,夠黑、夠黑、夠黑。
邏輯小説。嗯…最後那段緊湊的高潮部分很有愛。

我。一個披著人皮的醜陋肉團。
我的語言卻具有魔力,只要我在語言中注入力量,只要是生物的對象就將服從於我。
小時候,從枯萎的牽牛花那裏、從收起獠牙的大狗那裏,我明白了這種能力。
我被周圍的人看作陽光好青年,其實卻只是每天帶著虛僞的笑容在世間走動的動物。
弟弟加豆谷隨性但光明正大的性格襯托著我的醜陋。他的存在讓我呼吸困難。
我望著桌上越來越多的劃痕,疑惑著爲何手上拿著雕刻刀,越來越無法忍受這個讓我虛僞以對的世界。
但就在我勒緊的手離開加豆谷的脖子時,他確如沒事般繼續熟睡。
我仿佛被某種力量操控著身體,走向我發出腐爛臭味的書桌,按下我一直沒有注意到的盒式錄音機的播放鈕。
除了我世界已經沒有多少活物了,我從錄音機發出以前的我的聲音中得到這個結論。
一場完美的殺人事件,我其實身在無處不是屍體的世界,卻仍虛僞的對那些屍體微笑以對。
眼淚掉了下來,不是因爲不舒服,只是我夢寐以求的一人世界,終於形成了。

在一架即將墜落的飛機裡

荒誕小説。在一架被劫持即將墜落的飛機裡,竟然有兩個人無視綁匪正在進行一宗交易。
賭博。要用剩下的錢讓自己好好死,還是要賭這架飛機會不會墜落?
兩人都曾經認同世界末日的存在,兩人都意識並接受即將死亡的狀態。
最後竟然連綁匪都加入他們的討論,最後的最後欲殺人者橫死在飛機上……
最後的最後的最後,故事的整個過程結束在看似有意義但也沒意義的結局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