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逝紙 紫色藥丸 黑色思考

イキガミ

間瀬元朗的イキガミ(中文翻譯是死亡預告 已經映像化)
從看第一本開始就成爲我心中的傑作之一
故事的設定非常簡單 但是非常明確
貫穿主題的一項政治產物就是某國的國家繁榮計劃
此計劃爲了讓國民更加積極面對短暫的生命 孩子還小的時候在他們身上注入疫苗
每1000注疫苗内就有一支裏面含有一顆膠囊 會在他們青年期破裂 造成死亡
在死亡前的24小時 會收到區公所送來的逝紙 被告知死亡時間
而我們的主人公就是逝紙配送員
從剛進來的小員工 到麻木於逝紙配送工作中的他
帶領我們看到一幕幕死前24小時的故事

某比較喜歡的幾篇

“被抹殺的靈魂” 血淋淋的一篇
F.K. 一個街頭塗鴉者 一個被塗鴉的孩子們當成崇拜對象的街頭藝術家
生活在一個傳統的油漆店家庭 父親不但不認同他的插畫夢想 還要他爲了油漆店的生意去污染街道的牆壁
但是他的靈魂不死
沒錯 筒森幸正並不是一個壞人 也不是一個邪惡的人
其實他的夢想很單純 但也如一般人一樣被束縛在現實生活之中
甚至連有終於能實現自己夢想 在社區“合法墻”出現的時刻 都不得不拒絕邀請
在接到逝紙的那一刻 他自感 能接受這個社會的種種 但是不能接受自己被抹殺的生命
在最後 他打電話給各家油漆店 用自己的國繁年金為材料買單 請這些師傅把街道回歸乾淨
最後的最後 在這面原本屬於他的合法墻上 血淋淋的刻下痛恨國繁計劃的心情
儘管生命最後被抹殺在隔天早上自己的房間内 在合法墻的遺作 繼承著靈魂的意義 無法被抹殺

イキガミ

老實說 這是我在這部漫畫裏最喜歡的一幕= =+

“國繁基本教義派” 這篇很諷刺 也很精神上的血淋淋
杉田郁彥的父親是國繁警察 所以他也被教育成國繁至上(其實就是想取得父親的認同
學習向上 想要受同學尊重 更重要的是 立志要考上警大 當國繁警察
無奈班上的同學公成順利的舉報了反體制者而被同學推崇為國繁榮英雄
本來在自己收到逝紙並為國家死亡能夠反轉一切 卻聽到同學在廁所說他壞話
一氣之下將公成毆成重傷然後舉報所有同學 但是最後卻被父親以“思想頽廢者”罪名親手逮捕並死於獄中
然而最諷刺的不在這裡 而是最後一幕當老師讚賞公成念的國繁意義時

イキガミ

打從心底相信國繁的杉田郁彥,
很遺憾的,
最後還是應該被當成思想頽廢者埋葬才對吧。
因爲,
他教會留下來的人們,
不是“相信”的重要性,
而是“懷疑”的重要性。

當然不能忽略某些“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情況
爲了讓失明的妹妹得到自己的眼角膜而騙她自己沒有收到逝紙
讓誤人自己為早已死去的丈夫的老奶奶堅持活下去的男性護士
的確 這部漫畫還是存在著些許的溫馨
但整體的基調絕對是沉重的
(我知道一定有人會寫這篇漫畫是如何深刻體現人死前奇妙的反應以及那些"正常"的"一般"人正面溫馨的思考= =+
可惜我不是那些人orz

某很喜歡這種讓人“思考”的漫畫
不是設定複雜充滿元素而需要思考
而是單純的從人爲出發點延伸的思考
間瀬老師還在連載這部漫畫 而且越來越準確 非常有愛
不能忽略的當然是這篇的主題 就是死亡
而且不是普通的死亡 某種程度的確是被政府殺死 以一種極其“正義”的名義
既然人生為動物(不要再否認自己是動物的事實了= = 自認"尊貴"的人類們!
自然就還是處於一種欺善怕惡的生態中
人類懂得"服從" 我們天生就學會的既有技能 叫做"可被洗腦"
雖然回頭想 如果今天我就接到逝紙而會在明天淩晨2點死亡的話 我會做什麽
也許什麽都不會 這個世界其實沒有那麽多漣漪 因爲我們平凡 我們服從_-( 也許只是我們懶?! XD 啊 宅啊orz
無法不認爲作者是在服從的同時厭惡著對於“爲國捐軀”這種使命感服從的感情
這種事情只要看到現場 極少數人會樂見其發生 但是大多數人卻認爲自己真的可以“爲國捐軀” 而不會膽怯
尤其是日本體制中的“犧牲”武士道精神 尤其是日本人社會中糾結的“服從”與“壓抑”
深深地刻畫到了作品中

某覺得很有趣的一點是 這部漫畫的國民"死亡時間"是在青年邁向最光明或是最黑暗的時刻隨機的失去省生命
青年有幾種特色 剛離開父母與學校的庇護 充滿了自我與讓自我發揮的能力 或是負面的動能
在這個時候被判定“會在24小時内死亡” 其反應最能夠體現一個人的行動力與思想的強烈

這篇漫畫不禁讓我想起了相聲瓦舍的宋少卿與馮翊剛早期的黑色作品《紫色藥丸》
(意外在土豆找到它 畢竟這麽"不和諧"的東西_,
相聲瓦舍的作品從來就少不了諷刺
只是這篇較上篇來的更加不隱諱 更加貼近我們 因爲它的舞臺是台灣(台灣的確是自殺率很高的一個地方
這段子的内容就是敍述政府爲了方便人自殺
不使用各種坑人燒人的法子 製造了讓人“自願去死”的藥丸 一顆吃下去就能達到極樂的紫色藥丸
脫離亂成一團的政府 髒成一堆的環境 自願去死
嘛 整篇都很消極 很諷刺

以上推薦

好作品 要自己品(茶

另外小記 這次終於把這篇寫出來了
曾經第一次想寫 然後犯懶
第二次想寫是在汶川地震的時候 那時候如果寫出來可能會白很多不會這麽黑_-
第三次它誕生了_-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