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能飯否

意識流 某自己寫都不保證自己可以看懂XD (攤爪

今天在和某我們一直認爲曾活在18世紀的同學QQ
連他都發覺最近的google被河蟹了
要做到如此明顯 除了CN ZF 還真沒有別的例子了
同時還感嘆我能如此豁達 某說 某無奈的說 反正都還可以上
但 著實無奈之極
前幾天飯否總算被水產了 雖然要很鄉民的說一句 不意外
但從別家的側面報道看到的創辦人王某最後那句 是被饭否和谐还是饭否被和谐還是有一陣不蘇糊的感覺口牙
沒辦法 誰叫CN ZF就是吃定了大家呢
CCBV的報導就算如此之誇張 就算某的職位 是在幫客戶在網絡上做廣告 嘛 廣告算是一種洗腦了吧
但同事卻還有人照樣被CCBV洗腦(攤爪 這裡沒有守候在PPT八卦版的妓者 但更沒有搜出e04出來裝都不易容好的實習生的鄉民
就算網絡上"我們這群人"以爲很龐大的"事件" 仍然不能撼動被和諧得千千萬萬的網絡愚民
所以說 他們是吃定了大家的 雖然說 我們早就知道了 但是 還是 越來越不舒服_-

儘管不舒服 我卻從來沒有辦法對勒令和諧的ZF產生太過厭惡的感情
應該說 能夠拍肩理解它的初衷和目的 但強烈鄙視它執行得如此粗糙和難看
人類確實是極容易被煽動的 尤其是在自我認同或分配在某一個標簽之下後
產生的一股集體意識甚至讓人感覺到世界的虛無感 因爲情緒的主觀映像太過強大
想象一個小島如tw 只要利用種族和歷史原因兩個點 就能讓藍綠 外省本省互相敵視至此
何況泱泱大國 千年的歷史 數十個民族 如果ZF要攤手說 不會有問題 某還只能吐嘈 最好是啦
嗯呢 古語說過的嘛 旁觀者清 當局者迷 要跳脫開這些情緒 只有你沒有那份認同 不要去貼什麽標簽
就如 我
某有生以來 遇過幾次認同與不認同
第一件算是記憶最深刻的了 已經不記得是多小的時候從母親的口中知道了外公的事
優秀的戰鬥機飛行員 駕駛傳説中的火箭寡婦機F-104的華人第一人 一手好字 好性格 英年早逝 別人口中的傳説
一切一切都很夢幻(爲什麽有一種男人的浪漫= = 是說一般女孩會因爲這樣就想要去考軍校麽= =+
好吧 我第一個志願就是想當戰鬥機駕駛員_-
小孩子總是天真地 當時的某也天真的認爲軍人就要盡忠職守報效祖國 (現實是現在會當衆BL吃熱狗=口=
但說到祖國到底是什麽 是誰 到底要效忠誰啊 越思考下去 就越沒有答案
是地圖上畫著秋海棠但實際只有一丁點小島的R.O.C.嗎 不是 那到底還能是誰
一整個認同不能
第二件是來大陸之前 可能是當年日劇風行整個社會都有一種哈日的風氣 媒體亦然 當然 當時的總統日本人登煇桑亦然
再加上對中國歷史的喜愛 我曾經反日過 但並不是一種仇恨加報仇的心理 單純是對於歷史上的過錯與現代日本官員對這件事視若無睹的態度產生的噁心感 不過不論如何 還是帶著一種 好歹我祖輩也是中國人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 來到大陸之後 這個觀點產生了極大的變化 普遍的憤青仇恨心理大多放在一種報仇及集體攻之(雖然只是語言上)的快意上 老實說 雖然我還是對現在JP ZF的處理態度相當不滿 但何必再否定其他做得好做得正確的方面 因爲我更噁心這種報仇的快感
第三件是剛來大陸的時候 當年還不是太多TW人往北京跑 北京的出入鏡邊防看來對臺胞証很陌生 我手裏拿著這本臺胞證 被中國人通道與外國人通道的邊防官踢來踢去 無所適從
經過了一件件的無法認同與不被認同 漸漸地 也沒那麽想要認同了 反正 不就是生活在大陸的TW人嗎 不就是出生在TW的外省人嗎 我的認同就如我的噗浪帳號般 竹乎李 竹忽 猶太人也
以上是一種
除了不做認同外 也有不少腦子已經清醒地人 但是只要他們不聚在一起 他們不放棄清醒地理性 書生嘛 百無一用 真正能革命的只有被激發的愚民與敢於犧牲的先鋒而已 書生 還是 百無一用
扯遠了 其實 大家都不能否定愚民之多 所以 爲了讓愚民繼續愚下去 社會化網絡這種東西 只能 自我和諧 或 等著被和諧了
(不過 56木器事件真的再次(相較於某中東_,)證明了推特之流真的有革命的恐怖之處XXX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