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說某這人吧之弱冠篇

20出頭的牢騷…
懶得完成了(現在心態也不一樣了?!
===

想太多的時候,就來做自我剖析吧(拖走
(這是一篇僞認真文 看到的同學請別想也別説 自由心証吧= =+)

最令人困惑的貌似是某的興趣
諸如武器 戰爭史 考古 醫學與武術
還有馬術 射擊 射箭及曲棍球
又或者機械 數學與人工智能
甚至男性向的漫畫(雖然某女性向的也看得很嚴重啦= =+
貌似 都不是一個女孩子的興趣
但又如何?
媽曾經問我說培養這些興趣是否爲了讓別人注意自己的不同
從來不是
某也不能否定的如此徹底
因爲最原始 是有包含一點
想要凸顯男生可以喜歡 我爲什麽不能的彆扭勁
但也可以否定的如此徹底
因爲我對女生間的萬年話題 流行與男人
甚至所謂女生正常的興趣 逛街 打扮
實在提不起半點精神
甚至心理的反感導致如果有人逼我陪去逛街
當天晚上就可以導致生理的頭痛不能

-自虐-

-童年-
性格必須是從童年形成的

自以爲了不起 然而實力其實在哪個水平上?

-世界觀-
恐怖平衡 意識形態

-價值觀-

價值觀影響行動 目標和抱負
照理說某的價值觀應該已經形成了
然其實自己也很矛盾
簡單來説 就是一下子學究 一下子商人 一下子冒險家的感覺orz
對無知的恐懼 也反應在難以接受別人表現出無知的態度上

-道德觀-

事有兩面 我從來不以爲會有完全對或者完全錯的事發生 但凡牽扯到人類
善惡的價值判斷不一定要體現在是非兩字上 對某而言 兩者是完全不同的
曾經被人認爲冷血 因爲對暴行或犯罪態度冷淡
然則某雖承認也有無差別傷害他人的案例
免除那些 誰都很難證明此刻被害者是否彼時的加害人
畢竟人都是變動而敏感 同時又對他人時有無感的
但撇除某自身對其是否有對錯的質疑 吾仍然對法治的裁決及其制度衷心支持
不錯 法治制度漏洞何其多
然單人人治需遇明君且視角有限 多人人治會產生可怕而不理性的效應
這都不是一個社會所樂見的
至於對組合式的陪審團制度以及目前小島法制受控於集體人治的情況的意見 就等以後闡述吧 離題:P

-強迫症-

-面具-

某沒有雙重性格
而這張笑臉面具貼在臉上 卻是撕也撕不掉的
作爲人的本體被了解 和做出的行爲被理解 是完全不同的
前者 能如此了解我的 只有一個
後者 能如此了解我的 卻也少得離譜 但那不是別人的錯 只是某面具的錯
某踫到最最喜歡的人與最最開心的事 會笑
某踫到最最討厭的人與最最不開心的事 也會笑
但也許別人無法發覺那兩者之間的差別
沒辦法 因爲面具的功用就是如此嘛
明明自己戴著面具 卻企盼有人了解自己 這也是無比矛盾的某
而這種矛盾的罪惡感與厭惡感 在喜歡的人讚美與討厭的人讚美下 擴張得更嚴重了
罪惡感總會在社會中複雜的滿足與理解下化解 然厭惡感卻是任性的揮散不去

某不喜歡當弱者 也不想裝弱者
但其實是很會裝弱者 或至少裝好人的
這也許是別人說的EQ高 但對某來説
只是類似遊戲中的集氣槽之類的東西
只要把厭惡感集滿 就能瞬間爆發
不一定是生氣 但總能夠感覺到的 不友善

某不喜歡當弱者 也不喜歡權威
從小到大
曾經因爲一個無意義的作業沒有交要被罰站
我沒有其它武器 就只能靠哭
哭得呼天搶地 老師整節沒有辦法上課
曾經因爲數學老師沒收我在課上看的課外書
我用三角函數把她考到倒
曾經因爲不上課後輔導被老師難堪
故意用從乘法開始導算式
讓老師沒法好好上課也沒法說我錯沒法罰我
曾經因爲公立學校有體罰
用法律條文抗爭
故意不做作業讓老師無法體罰全班
曾經因爲老師講太爛
當面提出正確答案並請他立刻回答
但好死不死以上案例全部都跟某最終交好
果然會跟某火爆的來的都是阿殺力的啊= =+

某不喜歡當弱者 但這個社會女性經常就是弱者
所以某偶爾感嘆如果要是被生成男的就好了
我媽也知道 知道這個沒什麽不好

某有時候懶得解釋 自己對戀愛什麽的看法
現實生活中認識中的人有人認爲某身材差
或是某實在太宅了 所以交不到男友
網路世界中因爲某表現的比較腥色不忌
所以又認爲某私生活很亂或可以接受一夜情之類
也許只有LP等極度了解某的人才有深入談過
因爲對於其他人來説 你說多了
別人要不認爲你在撒謊
要不認爲你吃不到葡萄 說葡萄酸
首先 性取向無疑是男
但清涼照片不管男女 只要賞心悅目 我也喜歡啊
某認爲說不喜歡的大多只是被世俗誤會的眼光給束縛了
會不會有荷爾蒙反應是一回事 但美的東西 爲什麽不能喜歡
-謊-
-後路-

-任性-

-癖好-

感情 孤獨 朋友

-在意不在意-

經驗導出 我實在不是很容易被惹毛
但也不是不容易被惹毛 大概只是點不一樣
詳細列出的話 多半都和某
一不願浪費時間(在我不非常在意的人身上)
二不願被侵犯隱私
三不喜歡被用女性化的字眼形容有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