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記憶

以前寫了一點,懶得完成了

2月3月 連續兩個月幾乎都在島國呆著=。=
1月底把櫃子卸了 2月把稅啊增資啊簽證申請啊之類的辦了
大阪逐漸成為一個某居住的城市 而不再是冒險或旅遊那樣的感覺了
於是 想要出去流浪

1月跑了一趟奈良
某發現 心中後花園的天枰
好像漸漸從京都 往奈良那邊偏移了一些w
某喜歡奈良 有三點

其一 興福寺的寶物殿
遍歷好多些寺社的寶物殿 還屬興福寺的做得最好
(個人認為第二是平等院的鳳翔館)
作為一個佛教重鎮 興福寺收了許多各個時代的佛像
每個時代的佛教源流不同 表現形式也不同
興福寺用時代作為分割 讓遊客能夠遍歷佛教隨著時代變化的遷移路程
布展一流 也從此讓某認識了脫活乾漆造這種製造方法
據說源自中國 但在天朝好像沒有看到 不知此古法的遺留是否仍存在

其二 自然與人造的衝突
奈良市內 近鐵往春日山的方向 有許多大器而現代的建築 或博物館 或美術館
然而不過咫尺 畫面就轉變為方圓數平方公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