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週末

15021401

February 13
拿里程換了日航大阪福岡來回票來過週末。
話說上上週還正巧和老爸提到九州。在說島國這個自古無法破也就不能立的國家失落的二十年,就只能繼續逐漸凋零。爹說不自破還有他破,難保再有黑船,密蘇里號一次。我說是是,下次我們就該知道先把九州炸了,免得這幫平常裝孫子的改革派來亂。爹說,也就是和溫州人同個屬性。你看三十年前去斯洛維尼亞,會說溫州話或閩南話就行了。
好啦所以嘴炮是遺傳的(死。
[注解:以上是一篇稱讚九州人的文]

February 13
在中洲屋台(攤子)街解決了晚餐。作為一名宅宅,一直覺得要進入冬日屋台的帳簾中實在是一種恥力的挑戰,尤其是碰到好客喜歡聊天的大將(老板)時。所以見到裡面歡聲笑語的都默默走過…
點了長濱叉燒拉麵坐下,碗剛遞到我面前,坐我左邊的阿姨就默默的把辛香料放在我碗邊,我加了,放回原位。吃了兩口,阿姨又默默把紅薑放在我碗邊。我加了,放回原位,然後轉過去點了個頭。再吃了幾口,阿姨又默默地把芝麻遞到我碗邊,覺得好玩地說,要不都加了吧。我哈哈一笑。離開時和我打了個招呼。
屋台是個吃起東西擠死人的地,但這種有點尷尬的溫暖。並不討厭XD
(圖非我的,手機夜拍看不到字)

February 14
飛梅已落凡地寄,學子倚裳冬暖還。細語神樂百里,為菅公用。大宰府中。

February 15
亞洲美術館就在下榻處旁,正巧在展北齋。全本東海道和富嶽三十六景,過癮。其不停精進改變的畫風,遠近景的對應,細節的精密,每一幅都值得細推敲。想起魯迅大人對浮世繪的偏好是有"少喜北齋後愛廣重(還有那位H圖見長的歌麿之人物),但論國人最善恐怕還是北齋。"發言。雖然我懷疑迅哥看到同作為馬甲控的北齋心心相惜應該有加分XD 但說起北齋和廣重,我反覺得廣重更像用日式的工筆和色彩在畫中式構圖和意境。對比北齋平面單透視但前後景的搭配令人聯想人形淨琉璃偶劇的幕,頗具舞台感。
雖然說起浮世繪,某最喜的還是衝擊感強的歌川國芳(善武者和妖怪繪也是原因啦w)。
圖一浪是北齋作,圖二骸骨出自國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